(這是我在「維維的噗浪」上從2009.6.16開始懶散連載的小說,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轉貼到這裡,每一個▼代表一個噗)

▼打從第一次跟女人做愛開始,她就知道自己在這方面極有天份。她叫做小麥,29歲,職業是T牛郎,公定價1千元。每次做完,她總是跟對方說:「算是我跟妳借的。」今天是她第98次接客。

▼「失樂園」T Bar外,小麥一個人靜靜地靠著牆。「請問妳是不是?」微微顫抖的聲音來自一位清瘦的大眼美女,她緊抓著背包肩帶,很控制才沒有讓自己的視線逃開。小麥溫柔而專注的看著她,慢慢拉起她的手,說出:「跟我走吧!」

▼看著小麥那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,那女孩一時天旋地轉,竟想跟隨她到天涯海角,直到聽到小麥的第二句話:「一千元」。

▼女孩抽回自己的手,繼續緊握著背包的肩帶,望向地上、輕咬嘴唇。過了幾秒鐘後,她終於吐出一個字:「好」。跟著小麥在附近的巷子鑽來鑽去,等她回過神來已經在一個二樓的小公寓,很有設計感的地方,吹著藍白的希臘風。她忍不住想著「等一下會怎麼開始呢?」

▼這時小麥開口了:「當成自己家吧!放輕鬆,隨便坐。」然後又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說:「純聊天也可以,不過妳的眼睛好美,我怕我會忍不住。」

▼沒有玩「tea, coffee or me」的遊戲,小麥直接端出兩杯紅葡萄酒,沒想到那女孩竟一口氣喝完,然後閉上眼睛,整個人靠在沙發,說:「我好了,來吧!」然而她的拳頭是緊握著的。

▼那緊閉的雙眼、緊咬的雙唇、緊繃的肩膀,與其說是獻身,不如說是視死如歸。小麥心中一笑,坐了過去,左手撫摸著那女孩的頭髮,右手開始解她胸前的扣子。一顆、兩顆...直到粉紅色的蕾絲胸罩彈了出來。

▼那女孩微微發抖,緊張的呼吸大亂,怎料小麥突然停手,聽聲音還打開電視、吃起零食,當沒她這個人似的。她急促的心跳漸漸平穩,滿腦狐疑,忍不住打開了眼睛。此時空中淡淡傳來一句「沒做過愛要多收500。」那女孩嚇一跳,暗想「她怎麼知道?」

▼那女生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心情,只好跟著看電視,播放的是Discovery Traverl & Living頻道。看著看著,坐在同一個沙發上的小麥突然稍微移過來一些,她嚇了一小跳,凝神注意了一陣子,由於小麥沒其他動靜,她又繼續看電視。幾分鐘後,小麥的手搭上她的肩。

▼女生的身體又僵硬起來,仔細看小麥要做什麼,沒想到小麥轉著眼珠笑說:「我只是想試看看你會不會緊張而已。」那女生終於好好的說了一句話:「你很討厭耶!」「對啊!我的綽號叫做壞人。你有綽號嗎?」「沒有。」「那我幫你取一個好了,越緊張越迷人的宇宙無敵美少女,如何?」那女生忍不住噗嗤一笑。

▼笑了就好辦了,小麥心裡這樣想著,不動聲色繼續聊:「你常去那家T bar嗎?以前好像沒看過你。」「第一次去。」「一個人?」那女孩的臉扭曲了一下,彷彿想起什麼痛苦的事,接著顯露出反叛的表情,冷冷地說出:「是跟我的伴一起去的。」

▼小麥憐惜的看著她,溫柔地說:「如果她真的愛你,怎麼能夠把妳丟在那裡?妳對她那麼好。」那女孩剛剛才武裝起來的堅強因為這句話而瞬間瓦解,雙眼不爭氣的掉下了眼淚。「別哭,別哭,看的讓人好心疼。這傢伙真是個可惡。」

▼得到安慰的人總是容易心軟,竟幫對方辯駁:「她沒有那麼壞啦,也許是我自己不好。」「為什麼呢?」「每次她想要...那個,我總是拒絕她。」平常超難啟齒的事情,不知怎的,在小麥面前卻說的出口,而且覺得輕鬆不少。

▼「是喔?那妳覺得妳會拒絕我嗎?」這個問題讓她睜大了眼,可是看小麥一派輕鬆,又覺得好像只是在聊「妳喜歡吃牛排嗎?」於是決定不想太多,回答:「可能不會.....因為我有付錢」。

▼小麥忍不住大笑,甚至笑到停不下來,她一開始被嚇到,後來也自覺好笑,跟著笑了起來。兩個人的距離拉近不少。

▼接下來,小麥一不問她女友的事,二不提做愛的事,只是和她講了一堆故事和笑話,彷彿兩人只是朋友相聚暢談。漸漸地,她也忘了來的目的。當她打起了第一個哈欠,小麥說:「夜深了,回家睡吧!」

▼這句話讓她突然意識到,眼前畢竟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,而今晚的計畫顯然是不成了。她答應著,默默拿起包包,走到門口,每一步都覺不捨,又不知能說什麼。

▼即將開門的那一秒,小麥突然說:「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?」像是很高興能留下自己的氣味似的,她微笑著說:「我叫小夜」

▼「小夜,我可以抱妳一下嗎?」這句話讓小夜害羞了起來,她沈默了幾秒,看著地上,輕輕地點了一下頭。

▼小麥慢慢靠近,雙手順著小夜的衣緣往上遊移,彷彿有觸碰到她的身體,又彷彿沒有。細細的感受著那雙手的位置,小夜漸漸聽不見其他聲音,也忘了自己垂著的雙臂、站立的雙腿,只覺得上身逐漸發熱。

▼時間流動的像停頓那麼長,終於,她被小麥從後腰環抱住。小麥略一使力,她的頭靠上了小麥的頸,兩人的身子緊貼在一起。

▼小夜突然聽到聲音了,噗通,噗通,是自己的心跳。更讓她自己不敢相信的是,她居然主動向小麥靠的更近,彷彿想融進去。一陣鼻息悄悄地拂上了她發燙的臉頰,乳溝被對岸的一陣起伏搖動著,噗通,噗通,是小麥的心跳。

▼小夜的呼吸更加急促,這個擁抱開啟了她有生以來最大的失控。頭昏昏的,手麻麻的,腳軟軟的,她僅剩的一點點意識與力氣只能用在讓自己不要跌倒。眼看,就要撐不下去了。

▼就在這個時候,小麥將她略微往上抱,迅速移去一兩步遠的牆邊放下,用腰腹將她緊壓在牆上,額對額,呼吸交織。左手仍在小夜的腰際,但右手在彈指間即將小夜的包包褪去,沿著白嫩的上臂往下撫摸,直至十指相觸。

▼小麥揉捏起小夜的指腹、指間、手心,每一吋都不放過,有時像羽毛那樣輕癢,有時又厚實的讓人窒息。小夜的手何曾被這樣疼愛過,頓時舒服難耐,底褲濕了一小塊。

▼她默默期待著接下來的未知刺激,但萬萬也想不到,小麥的雙手在剎那間襲上了她的臀,對著渾圓的雙瓣猛力抓了一下。「啊~」小夜發出自己從沒聽過的愉悅叫聲,心中一驚,更慘的是,下邊竟洩如雨注。

▼慌了,小夜嬌羞不已,好怕被發現,但這極樂的滋味同時又誘惑著她渴望更多,更多。

▼小麥的手又移動了。

▼往上移到小夜的酥腰抱著她,右腿則老實不客氣的擠入小夜無力的雙腿,頂住那氾濫的三角洲地帶。小夜再次呼喊出聲「啊!」,神秘洞穴收縮了一下,全身興奮到快要微微顫抖。

▼情迷意亂之際,小麥在小夜的耳邊說了一句話,所呼出的熱氣比話語更震撼小夜,導致她一時沒聽懂。

▼可是那句話似乎又很重要,雖然言語能力幾近喪失,她還是發出了一個表示疑問的上揚聲。於是小麥又說了一次。

▼「妳愛她嗎?」

▼這次小夜聽懂了,同時也想起自己是有伴的人,腦衝血衝到一半,再也衝不下去。偏偏心臟仍猛烈跳著,雙耳紅的像太陽,當下動彈不得的姿勢又如此情蕩,她心中湧的荒謬感,如同漣漪,越飄越大。

▼小夜心中暗想著「我當然愛她!」這堅定爽快的回答超乎她原本的想像,在還沒緩和下來的呼吸裡,滲入了一絲心痛。

▼她想起和Ken第一次見面的情形,T Bar裡她意外將飲料灑到Ken身上,Ken沒有生氣,笑嘻嘻地說「小姐,妳把我弄『濕』了,要負責喔!」

▼油嘴滑舌是她對Ken的第一印象,當下只想趕快道歉走人,沒什麼好感。後來她才得知Ken是有名的花心帥T,她的「沒興趣」反而引起了Ken的興趣。是冤家,躲不了。在Ken花樣百出、癡情苦肉的追求下,小夜終於還是忍不住動了心。
▼答應在一起的那晚,他們去相識的T BAR慶祝,Ken恨不得昭告天下似的,逢人便開心地介紹「這是我的女朋友」,但那些人語帶保留,恭賀中有著觀望的氣息。小夜知道那沒說出口的話是「又一個新的喔!OOXX」。

▼她努力在眾人面前保持微笑,只有單獨在洗手間的時候允許自己的臉垮下來。正要離開洗手間時,有個高佻的冰霜美女迎面走來,直盯著她看了好幾秒,然後丟了一句「給妳一個勸告,全給了她就準備失去她吧,我是過來人」。那語氣比面容滄桑了幾十歲,宛若落敗將軍的死前善言。

▼小夜雖然沒有談過戀愛,可是她一直謹記著這句話,有好多次,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在情迷意亂中堅持下來的。雖然爭執一次比一次劇烈,漸漸的,她成了Ken身邊待的最久的女人,這讓小夜更相信謹守二壘是對的。這份信念直到今晚才動搖。

▼想起這一切,小夜冷掉了,她輕輕推開小麥,嘆了一口氣,悠悠的說:「就是太愛了。」

▼「她叫Ken吧,我有看到你們吵架。」小夜驚訝地抬頭看了小麥一眼,心想「原來她都知道」。

▼「在她身邊守那麼久,也真難為你了。」一句話說到了小夜的心坎裡,讓她湧起被瞭解的釋懷與悲傷。「要不要來一根菸?」小麥邊問邊掏出了菸與打火機。

▼過去這些有苦難言的日子,香菸早就是小夜的好朋友,她二話不說就接了一根,讓小麥點火伺候。兩人在陽台看著星月,任憑白煙嬝繞,於寂靜中相互陪伴無限心思。

▼抽完了菸,小夜回復了心情,也回到了不快樂的現實。她不想就這樣離去。「我想知道做愛是什麼感覺」,說的時候沒有轉頭看小麥,「我想知道她要的到底是什麼」,「我想知道為什麼她還是要走,幫我,好嗎?」從冷靜到激動,一句說的比一句快。

▼「我先說個故事給你聽吧!」小麥說起有一個T在兩人的訂婚宴上意外發現女友劈腿的曖昧簡訊,之後又聽女友親口說出她曾和陌生男人一夜情的種種細節,卻因為太愛對方而放不了手,最後同意女友提出的open relationship,繼續在一起,但是不干涉對方和別人交往、上床。

▼有一天,她們做完愛之後,剛高潮完的女友所做的第一件事是打電話給劈腿的T聊天,讓她覺得自己完全不受重視,連個屁都不是,終於下定決心分手。她無法瞭解一個人怎麼能夠在性上面那麼隨便,決定也去試試看一夜情。

▼一開始她做不到性愛分離,漸漸地,能做也能被做,駕輕就熟,可是一個接一個的女體並沒有解答她的疑惑,只讓她深刻感覺到「原來沒有愛的性,快樂這麼短,結束後這麼空虛」。

▼她終於知道兩個人的心性不同,就算走同樣的路,也不會有同樣的感受與反應。放下這點後,才看清兩人的關係早有問題,雖然劈腿的不忠的是對方,但自己在相處方式上也是有錯的。

▼「那個人不會是妳吧?」聽小麥說的真切,小夜忍不住問。

▼「呵呵,妳說是就是,說不是就不是。」小麥迷人的微笑讓人看不出真相為何,倒是讓小夜不飲自醉,心生嚮往與憐惜之情。

▼「妳不是想知道為什麼她還是要走嗎?」小麥一句話就將小夜的心思停住,拉回她原本的故事裡。

▼「其實想這個不如去想三個問題」,小麥突然換了臉色,以認真的表情看著小夜,並沈默幾秒,然後緩慢地說出:「她愛你嗎?她懂得什麼是愛嗎?妳要這樣的愛嗎?」

▼這些話針針見血、直指人心,說的小夜心頭一醒、百感交集。愚痴被點破雖然仿若濃霧散開,卻伴隨著悲憤、羞愧、仍捨不下對方的情緒。她銳氣盡失,無法正面回應,只好看著旁邊,顧左右而言他的說:「聽一個不太熟的人說這些真奇怪。」

▼「我捨不得不對妳說真話。」「為什麼捨不得?」「因為妳很可愛。」小麥沈穩的氣質、專注的眼神與動人的嗓音,讓小夜覺得自己快要臉紅了。卡在對KEN與小麥的兩樣心情中,她有點無法負荷。

▼「謝謝」,隔了半響,「也謝謝妳的提醒,我會好好想一想。」小麥只是微笑,沒有答話。沒有對話與動作的深夜,越來越靜。小夜暗暗希望還有些什麼事情發生,但小麥不動如山,她只好無奈的先說話:「我們以後還可以見面嗎?」

▼「我不接同樣的客人兩次的。」小麥溫和的語氣一點都沒有減低這句話的殺傷力。

▼「客人?」明知自己沒有聽錯,卻忍不住再確定一次,心頭涼了半截。短短幾分鐘,整個人彷彿在洗三溫暖,心情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忽前忽後,忽喜忽愁。

▼「是啊,很謝謝你的惠顧呢!」同樣的笑容,此刻看在小夜眼中卻覺得很職業化,她由溫轉怒,拿出了一千元,忿忿地說:「拿去吧!」接著又補上一句「別以為妳什麼都知道。」

▼「不敢,這一千元算是我跟妳借的」,小麥不急不徐的說著,將鈔票接了去。

▼給錢是一回事,但是對方拿了錢,這交易就是真的完成了。小夜的心揪了一下,但是猛生的傲氣不容她低頭,拿了衣物,她就頭也不回的走了,不想再說一字。可她不得不承認,KEN的事,那三個問題的確是關鍵。

▼小麥不理會那重重的甩門聲,癱上沙發,吐了好長一口放鬆的氣。她看著手上的一千元喃喃自語:「愛上我對妳沒有好處」,發呆了好一會兒後,又說:「98了」。(END 20091123)

創作者介紹

維維的小窩

維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cjo4
  • 真的有T牛郎嗎?
  • lesway
  • 日本有,台灣我不知道有沒有
  • 楓紅
  • 為何沒做過的要多收500~看小說或電視若有站壁的接到童子雞~還會包紅
    包給他耶
  • 維維
  • 可是小麥只覺那樣麻煩,得從頭教怎麼做(啊!我洩漏
    後續情節了嗎?)
  • Lei
  • 很有趣的劇情,期待下集
  • 日本有T牛郎喔?好帥喔!
    我之前有看過一個人寫的小說
    故事背景也是在新宿歌舞妓廳
    好像叫作【可南子與蘭太郎】吧?
    那篇我就看過很多次
    因為我覺得還滿感人的
    我還滿想多瞭解日本T牛郎的文化
  • INORAN22
  • 1999年在中壢曾經有ㄒ、婆傳.※傳播ㄉ一種.
    可在KTV叫來陪酒玩樂.
    可惜經營不到一個多月便收了.
    畢竟中壢是個有點亂的地方.
    ㄒ傳想在中壢立足也是很難.
    加上許多人寧願去ㄒ BAR ~~
  • ye22166
  • 好期待繼續看下去:D
  • river1981
  • 現在有些T BAR 還有T、婆公關坐檯
    這樣算嗎?
  • 公關和牛郎是不一樣的,前者負責炒熱氣氛,後者賣身

    維維 於 2009/11/18 15:09 回覆

  • i
  • END 20091123....所以...沒了....ㄜ
  • 對啊,這篇故事寫玩了

    維維 於 2009/12/27 21:32 回覆

  • milo1027
  • 感情還是單一
    從一而終的好
    就像你和你家寶貝一樣
    要很幸福喔
  • 呵呵,一定會:)

    維維 於 2009/12/27 21:32 回覆

  • love75tw
  • 有足夠的需求就會有供給啊
  • 對啊,多年來,女同志一直沒有發展出健身房那種男同志文化,就是因為需求不足

    維維 於 2009/12/27 21:3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