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一個同事,從進公司以來就覺得跟他不是很對盤,表達不同看法時,真的不懂為什麼要說的酸溜溜又冷冷的,而不是單純表達就好。特別當這個當事人是自己時,真的覺得很吐血。他有個屬下做不到三個月就走人了,有一次他講起這件事,說:「我有這麼兇嗎?」差一點,我就說出了:「你就是有這麼兇。」

他個子不小,看起來很Man,可是個性有點陰柔,很龜毛,是個文青,喜歡藝文活動,從來沒聽過他說過「女朋友」這三個字。我很早就在想,他不會是gay吧?

去年的同志遊行,我和Ree也去參加,正在東晃西晃看看有沒有認識的老朋友時,一轉頭,竟看到了他,而他好像也看到了我,啊!但是我看到他時,頭並沒有停下來喔,而是超自然的繼續轉過去,彷彿沒看到,在另一個方向停住時,還很努力假裝在找人,心頭有點緊張。隔了一兩秒,想想不太好,碰到就碰到嘛,怕什麼!於是將頭又轉了回來,可是他正好在看別的地方,我鼓起勇氣揮揮手,他沒反應。不知道是我搖太小,還是他也在假裝(明明有看到我也沒來打招呼),總之算了。

那天之後,很奇怪的,我和他的關係變好了。我似乎對他的話語比較有包容力,而他似乎對我的態度也比較和善。強調「似乎」,是因為不確定是不是我單方面的錯覺,而且我們仍有不對盤的地方。

心裡還是有一點懷疑啦,畢竟來參加遊行不代表一定是同志,但看到他在那個場合那麼自在的樣子,我的gay達又不斷的「嗶嗶!他是,他是。」終於,在一位朋友的證實下,確定了我們都是同志。科科。

最近和他開會,不知怎的,我突然產生了性幻想。別誤會喔,不是我跟他怎麼樣喔,那是不可能的。而是,他的手指在揮舞時,我想到那隻手昨晚可能握著男友的陰莖;他挺起胸膛時,我想到曾經有男人的頭依偎在他的胸毛上。然後,我就在心裡偷笑,他的權威感和龜毛形象更是瞬間蕩然無存,ccc。不知道那些知道我是女同志的好朋友們,有沒有也偷偷想過我和另一個女生赤裸相擁的畫面?

有一天他聊到現在去泰國的機票很便宜,打算請一週的假去泰國玩,我馬上又忍不住在心裡偷笑,別的同事很羨慕的說「好好喔」,我笑得更厲害。「泰國」其實是一種男同志術語,等同於「go go boy」,圈內人大都知道泰國不只是異性戀的買春天堂,更是男同志的情色聖地,什麼都有得玩。Ree一知道我那位同事要去泰國,第一句話就是說「那要叫他多準備一些保險套。」

互相知道又互不明說的同志朋友,我還滿少的,通常知道對方是,就去come out了,通常都會變成更好的朋友。不過對這位同事,應該到我離職,都不會跟他come out吧,因為感覺不對,我曾經差一點就因為不想再和他共事而離職呢!

不是所有的女同志和男同志都能成為朋友的。
創作者介紹

維維的小窩

維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michelle
  • 唉~真是個怪咖........= ="
  • 悄悄話
  • littlewa
  • 哈~~
    "不是所有的女同志和男同志都能成為朋友的。"
    非常同意!!!
    同樣的 也不是所有的女同志和女同志都能成為朋友
    的。我常覺得 "性向" 只是一個人中的一小部分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