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真不容易啊!最後一天的連載了。今晚11點時,累計投票數為1275,沒寫過的文章標題中,「一夜情驚魂」得票數最高,304票,佔24%,嘿嘿!)

 

一夜情,英文叫做One Night Stand,簡稱ONS。換句話說,就是找一個可以接受的身體,和她做一場愛,然後say bye-bye,互不牽扯。

聽起來不錯,可以享受性的歡愉,又不用負責任,但事情沒那麼簡單。

第一次一夜情的時候好緊張,某個思春的夜,我打電話給一個對我好像有好感的女生。

「........我可以請問妳一件事嗎?」忐忑不安。
「什麼事?」
「可不可以和我一夜情?」我完全做好了被拒絕的心理準備,說出口只是因為太寂寞。
「可以啊!」她還不猶豫就答應了,嚇了我一跳。
「妳要想清楚喔!我說的是一夜情耶!」
「我知道。」
「只是做愛,不會負責任喔!」
「我知道。」
「這樣真的還願意嗎?」
「嗯。」

找一夜情還這麼囉唆的,大概不多吧!而她的沈著冷靜更加顯得我很不上道。

再三確定她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決定後,我去洗了一個香噴噴的澡,然後去找她。她老練的想要開始,我卻因為連著好幾天睡眠不足而過累,只好很沒用的拜託她讓我先睡一下。

睡到一半,一隻柔嫩的小手伸了過來,稍有力氣的我終於開始與她纏繞,不過精神實在太不濟了,最後竟然是那個婆脫掉了我的內褲,而我只做了最後一個步驟以外的步驟。

唉~事後回想總覺得自己遜到一個不行,不過後來都彌補了,因為做過一次,我就覺得要對對方負責,後來反而開始認真的瞭解對方,最後還愛上對方。

後來又嘗試一夜情是在一次失戀後,因為太想不透為什麼對方能將性愛分離,而且想知道多年來在同志團體裡聽到的情慾多元是怎麼回事,決定去探索那個世界。

我雖然有過兩次外遇的經驗,但是都認識第三者好一段時間,而且對她們有好感。唯一一次和完全陌生的人上床,兩人就在一起,實在不算會ONS。

探索的起點是5466 BBS的情慾板,我刻意不用維維的名字貼徵姦文,另外創了一個角色,而且故意將個性設定的很痞很衝,想在沒有前科的虛擬角色中,發洩一些感情路上的委屈。

徵姦是件挺有學問的事,我一開始到處碰壁,找了兩個月還是沒有半個人上門。後來改變策略,用很狂妄的語氣大大介紹自己並且對婆下戰帖後,終於有人回應,後來越找越順。從開始徵姦到收山,大約3個月,一共和9個網友見過面,和7個上過床。

我徵姦的條件只有一個,對方必須是婆或不分,其他都無所謂。為了自我挑戰,我要求自己,只要見面就一定上,即使碰到恐龍。(運氣很好,都沒碰到)此外,我希望兩個人都不囉唆,不要通信來通信去的花很多時間,想要就直接到公共場合見面聊一下天,驗貨OK就去開房間,房費平分。

有一次又約到一個,到了見面地點後卻發現來兩個人,楞了一下。不過她們可不是要3P喔,而是找了一個朋友來幫忙驗貨。

「為什麼會想跟我一夜情呢?」我好奇的問。
「因為覺得妳好像性能力很強。」

哇靠!這空穴來風是怎麼回事?誤會大了!

我連忙表示自己只是普通,請對方不要抱太大的期望。像平常一樣被面試了一陣子後,她朋友跟她點點頭,我終於得以和她單獨走向旅館。

不知道別人一夜情是不是也這樣,但我總是會在房裡和對方聊上一陣子,讓她放鬆一些再上床;而且不知道為什麼,很快的,她們似乎都還滿相信我的,會跟我傾訴很多苦惱。某些時刻,還會覺得自己似乎是來當諮商師。

雖然只有幾次經驗,那時候已經很習慣接觸陌生的肉體。我將燈光轉暗,慢慢上床,從後面擁抱她,雙手環住她的腰,嘴唇則輕柔游移在她的後頸。那往往是女生的敏感帶。

當她稍微熟悉我的存在,手才開始不安分,從腰際壞壞的往上滑。一會兒指尖輕到像搔癢,一會兒又用整個手掌撫觸,讓她覺得完全被疼愛。嫩腰,小腹、掌心、手腕、手臂、肩頭、乳溝.........一吋一吋細細品嚐,極度珍惜與享受。

找一夜情,其實並不是為了高潮,只是貪戀與女體交融的滋味,想要乳房與豐臀來安慰。所以,前戲很重要,有時候甚至是唯一能做的,因為高潮不是想要就弄得出來。放不開,ONS對象的感覺不對......有太多因素會讓人冷掉。

那晚,隨著溫柔的唱和,彼此的衣物一件一件的褪去。好新鮮的女性胴體,已經毫無保留的坦露在我的手下,乳頭挑逗著乳頭,三角洲氾濫在我的腿上。每個角度都任我揉捏、貼緊,玉女洞也歡迎手指的撥弄與直搗,可是,她沒有高潮。

我不免偷偷自尊受損,雖然本來就只想相互享受一下,不求讓對方欲仙欲死。唉,她本來還期待我是個做愛高手呢!

然而,她沒有抱怨,並不太在乎高不高潮。

「換我幫妳吧!」

真棒,她不是Pillow Queen,也會幫T耶!我的ONS經驗中,大部分的婆都只願意扮演被動方。

換我躺了下來,讓她的舌與手恣意享受。老實說,她技術很不錯,可是,我也沒有高潮。

「妳好像不太容易放鬆。」
「嗯,只有一招比較有用。」
「哪一招?」
「口交。」
「我可以啊!口交我可以。」

她豪爽的回答剎那間讓我有點羞愧,因為為了避免愛滋感染,我ONS一向不幫對方口交,只用手,但是她竟然願意。

由於對自己的健康很有信心,我放下了衿持。接著,她的嘴不但湊了過去,還以69的姿勢,將臀部垮坐在我的胸口。

呼!眼前的景致讓人太過昏眩。白嫩渾圓的左右臀,配合著她舌尖的進攻不住晃動,神秘淫洞與層層唇山一覽無遺。我忍不住用兩手各抓住一邊的臀部,每看幾秒就忍不住閉眼,想更專注的享受指尖的龍爪快感。

她的小腹和胸部完全和我的黏住,以相反的方向。我的跨下在她的控制中,種種舔壓轉吸,加上眼前好色的美景,逐漸讓我失去最後一點理智。

真難得,爽到了,好舒服。抱著一個已不算完全陌生的柔軟女體,我進入了甜美的夢鄉。

醒來後,聊著聊著,我良心不安的問她:「妳知道口交有得愛滋的危險嗎?」

「妳知道我是什麼職業嗎?」
「猜不出來。」
「護士。」
「啥?」
「我非常瞭解愛滋病的傳染途徑。」
「那妳還對我口交?」
「放心啦,沒問題的。」
「為什麼妳不擔心?」
「反正我就是不擔心。」

天啊!護士不是應該更有醫學sense,對一夜情情更小心,怎麼反而比一般人無所謂?是對我有信心,還是懶得跟我解釋一大堆知識呢?可是,如果兩個女生其中一個有愛滋病,另一個人吃進她的下體淫液,的確有得到愛滋的可能性啊!

不解,不解,但看她一臉篤定,我想就算了,畢竟人家是比我專業的護士,很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而且我很安全,不會有問題的。

一起走出偷情旅社後,微微笑,揮揮手,不會再聯絡的有緣人又添了一名。

 

故事已經到了尾聲,也許有朋友想問,「驚魂呢?驚魂在哪裡?」

ㄟ.......這個.......那個.......那時候對方是護士還幫我口交,讓我超級的吃驚,所以在擬定投票題目時,一不小心就寫下「一夜情驚魂」。寫完文章後,我想,最驚魂的地方應該就是.......沒有驚魂點吧!(飄)

創作者介紹

維維的小窩

維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