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拉子三缺一」女同志廣播節目
第156集:走!一起去T Bar
播出日期:2006年6月23日
主持人:維維
特別來賓:Net、R 聽打義工:Kappa
Blog網頁:http://helloqueer.net/bbs/thread-284-1-1.html
下載收聽處:下載點1下載點 2下載點3


女同志酒吧我們叫做T Bar,
可是為什麼不叫婆Bar?

T Bar和一般的Bar有什麼不同?
分成哪幾種類型?都是什麼樣的人去?
一個人去會不會被搭訕?
台北比較主要的T Bar有哪些?台北以外呢?
沒去過T Bar但是想去的人,該注意什麼?

這一集我們請到了混T Bar有十年以上的兩位「T Bar通」
暢談T Bar裡形形色色的現象
沒去過的一定要聽!

更正:LezParty最近的聚會是在8月5日,不是在7月底。



維維:「大家好!這一集,我們要帶大家進入一個神秘的地方──T Bar。說神秘,其實也不是真的很神秘。不過對沒去過的人呢?還真的是個謎!今天,我們就來解開這個謎。為了讓大家深入了解T Bar,今天請到了兩位「老手」來跟大家分享──T Bar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?裡面有些什麼樣的人?都在做些什麼呢?」

維維「今天的第一位特別來賓是Net,第二位是R。先請兩位自我介紹。」

Net:「我從開始到T Bar,到現在大約已經有十一年的時間。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台北T Bar活動,偶爾去中南部找朋友的時候,也會去T Bar看一下。對我來說,T Bar是一個可以很舒服、找到認同感的地方。」

R:「我從大一離家來台北念書的時候,開始接觸T Bar,至今約有十年了。」


Les Party拉子派對

維維:「還有,你們跟另外兩個朋友是不是組了個團體?」

R:「對,我們組了一個團體叫「拉子派對」。其實在大學,我們就已經在參加同志社團了。後來步入社會、當了上班族之後,發覺大家的凝聚力越來越小,認識的都只有大學時代的朋友,所以就決定辦一個團體、舉行一些活動,把上班族拉拉找出來。我們的團體可以在奇摩家族裡找到,只要連上奇摩家族後,打「拉子派對」,或lezparty就可以找到我們。因為是會員制,申請加入後就可以在板上看到我們的活動訊息,還可以和其他不同職業的拉拉一起交流。」

維維:「所以你們這個團體是辦活動給上班族拉子囉?」

R:「對,主要的族群其實還是五、六年級。因為七年級大部分都還是學生,學生跟上班族關心的話題不太一樣。我們希望藉由網路的平台,辦些活動,讓上班族的拉子可以出來認識更多的朋友。」

維維:「都是辦些什麼樣的活動呢?」

R:「我們其實辦過很多活動,像茶會、舞會等,中間也會穿插一些小遊戲。像去年11月,我們辦了一個「別墅泳池BBQ派對」。想法來自美國很有名的女同志影集The L World,影集裡常常在家中泳池邊辦BBQ,或是弄艘遊艇、帶著朋友去認識更多朋友,大家玩得很盡興的場景。」

維維:「所以,是很上班族、成熟式的聚會?」

R:「對,不是小朋友唱唱卡拉ok那種,那樣唱歌很難認識朋友。但如果是拿著一杯酒去認識朋友,感覺還滿好的。」


為什麼叫做T Bar?

維維:「請問為什麼T Bar叫T Bar呢?」

Net:「嗯,關於這個問題……很好。因為我們以前剛出來的時候,其實也想過這個問題。我只知道大概的原因。早期,知道lesbian這個字的人不多。我們在網路上問:女同性戀的英文到底怎麼講?為什麼大家都說什麼「T」?有人回答:因為我們比較早知道的字是tomboy,所以取了字母「T」,把女同志酒吧稱為T Bar。後來有人把文獻貼出來,放到網路上,大家才知道原來女同志的英文叫做lesbian,不是tomboy,而tomboy只是指舉凡比較像男生的女性而已。所以可能因為這個原因,它叫做T Bar,這是其中一個原因。另外一個原因,可能因為T比較像男生,膽子比較大,比較常去找地方喝酒、聚一聚,所以比較會去T Bar玩。早期,會去的婆比較少。可能這樣沿用下來,就變成T Bar。」

維維:「所以,一開始是比較多的T去女同志pub,所以就稱為T Bar?」

R:「對。另一個可能的原因,是lesbian這個字對很多人來講,其實不那麼容易發音。叫成Lesbian Bar很難念,叫成T Bar就很快、很簡單。」

維:「對阿,那如果叫成「拉吧」又會讓人誤會……」

Net: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……拉吧會中大獎!!!」


T Bar的分類

R:「其實T Bar跟一般的夜店,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不同了。大家比較知道的台北Esha,就像Room18或Flush一樣,是舞吧。去的人主要是喝喝酒、跳舞。其他像是Lez Night這間,比較屬於附合式──有舒服的沙發、也有舞池。你可以跳舞,也可以喝酒聊天。兩、三年前,有一家叫Miss Bean,走lounge bar的風格。現在的Bar其實比較多元化。早期多數都是公關吧,或像Bon,大家唱唱KTV、唱些哀怨的歌。」

Net:「早期的卡拉ok吧,其實還剩下一些。像Rush有卡拉ok、也有公關的部分。去的人其實還是滿多。非週末的晚上也有人去唱唱歌、放鬆一下心情。我以前比較常去另一家叫「搖滾看守所」,去那裡喝酒聊天。它是小酒吧、採比較美式風格的形式。去那裡會很舒服、你知道那個空間是屬於自己的。我想T Bar的區分大概就分為卡拉ok、公關、跳舞或純喝酒的地方。」

維:「”公關”是什麼意思?」

Net:「一般的酒吧是bar tender跟你聊天。公關吧會有另外的公關坐下來陪你聊。所謂公關就是social,會坐下來陪你聊天的人就是一般稱的公關。」

R:「就像酒店公關那樣。」

維:「那她們會來摸你大腿嗎?」

R:「不會啦。她們是很單純來陪你喝酒聊天的。可能怕你一個人來無聊、兩個人來太少、三個人又少一腳……哈哈哈哈,所以會過來跟你聊聊天,交個朋友。」


在T Bar可以做什麼?

維維:「來,示範一下,假設我第一次來,你是公關,會怎麼做?」

Net:「你來,會點酒嘛!這時候我可能就拿著杯子過來,坐下來說:『你好,我是Net。怎麼稱呼啊?』」

維維:「ㄟ,你好。我叫維維。」

Net:「喔,叫維維是嗎。你第一次來嗎?」

維維:「嗯,第一次。」

Net:「這個同時,我就會拿起你的酒瓶開始倒我的酒杯了。」

維維:「疑!!喂喂,那是我的酒耶!」

Net:「哈哈哈哈,我會把你的酒杯先倒好,然後才倒我的酒杯。當然互相介紹完,我們就要來喝一杯了。寒暄是我們台灣人做人的禮貌嘛。然後,公關就會繼續跟你聊下去了。」

維維:「喔,所以就會邊聊天邊把我的酒倒到你的酒杯去了。」

Net:「會,而且也會幫你的酒杯倒滿。所以其實這比較像催酒。也幫助他們店裡的生意,當然如果跟你聊的開心,你下次也會願意再帶朋友來,互相得到好處。」

維維:「聽說早年有一些公關不只陪你喝酒,也陪你跳黏巴達。」

Net:「也會。但是通常都是大家都很high、或是她跟你比較熟,才會跟你有比較好玩的互動。現在比較沒有了,因為現在比較多的公關是T,不像早期可能還有婆的公關。」

維維:「啊,這樣就不想去了……」

Net:「別這樣講。有些T也長得很可愛啊。哈哈哈哈」

維維:「早年的T Bar好像也有被報導過,聽說裡面有人會跳脫衣舞。」

Net:「我想喝到high,現在還是會有人跳吧。(笑)」

維維:「是老闆請人來跳給你們看嗎?」

Net:「你指脫到一件都沒有嗎?那我是沒見過啦,但請dancer是有的。我們見過客人自己跳起來、脫到一件都沒有。可能是Christmas或New Year的時候玩得太high、喝多了,坐在吧台上就脫了。」

維維:「現在還會這樣嗎?」

R:「現在通常都是年輕小妹妹比較勇敢,比較敢秀。她們對自己的身材都很有自信。」

維維:「來的時候就穿的不多了,high起來就露更多?」

R:「對對對,就是那樣。」

維維:「這樣我就又很想去了。(笑)」(維維的女朋友Ree旁聽時聽到這句,心裡想著:「你這個色老頭一0一」。)


T Bar會不會很亂?一個人去會不會被搭訕?

維維:「T Bar一般給人的印象好像比較亂。會這樣嗎?一個人去會被搭訕、下藥嗎?」

Net:「一夜情應該不是只有在T Bar裡面才會發生。T Bar裡因為都是女生,所以就算有,可能也在檯面下。你去外面的pub,可能有更多露骨的搭訕。這麼多年看下來,我相信一定有一夜情,不過基本上都是你情我願。至於會不會亂,我想,既然有搭訕,就要看老闆怎麼處理。」

維:「會碰到什麼狀況需要處理嗎?」

Net:「假設是T搭訕婆,可能有客人使個眼色,老闆或服務生就會過去幫忙擋一下,去跟那個T喝個酒;碰到婆搭訕,你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,也會請店家或朋友幫忙你。講到亂不亂的問題,我覺得通常是有些誤會。大家都是成年人,去到那裡,一定會想辦法處理這些問題。說真的,女生再怎麼亂也亂不到哪裡去。這是很實際的問題。」

R:「現在女性的自覺都比較足夠,當不願意的時候,很多女生都能勇敢說『不』。搭訕的人如果感覺到對方不願意,通常也會很識相的離開。」

維維:「搭訕的情況很常發生嗎?」

R:「其實還好。」

維維:「對呀,因為我最近去,發現大家都和一群朋友一起去,不太和別桌人聊天。」

R:「對呀,除非是玩遊戲,或是有些人只有兩、三個人來,看到另一桌有人玩得很快樂,可能就會去問能不能一起玩。或者,有些人比較friendly,看到只有一、兩個人的,就會問他們要不要一起玩。基本上都是很友善的狀態。因為大家來到這個地方,都是來尋求安全感的。交朋友都是基於比較友善的心態去面對。」

維維:「不過基本上還是一群一群朋友去T Bar比較多,對吧?」

Net:「現在的年輕人好像比較傾向這樣。我們以前比較早期的時候,如果常去,看到隔壁桌也常常見面,也會走過去say hello,去認識一下。我們發現現在的小孩子比較會一群一群去、自己玩自己的。他們一去可能就十個人,人也不少,大概也不太會理旁邊的人。除非有人去打招呼了,這種情形很好玩,有點像按下一個開關,大家就開始動了;如果沒有人去,大家還是各玩各的。」

維維:「那就變成十個人來、十個人走。他根本沒有認識半個人。」

Net:「對,他們可能就自己去那裡開心而已。」

R:「他們就只是要一個聚會的場所。」

維維:「不過很奇怪,像現在聚會的場所很多,也不一定非要去T Bar呀?」

R:「所以現在的T Bar不好經營。其實因為資訊開放,大家能去的地方很多。尤其像台北,對同志已經沒有十年前那麼恐同了。大家對一群女生來玩,其實也不覺得怎麼樣。當然會去T Bar的原因,不外乎就是覺得有一份歸屬感在裡面。」

維維:「歸屬感,就像看到一大群都是女同志……」

R:「對,看到一大群都是女同志、都是自己人。」

Net:「那,要摟摟抱抱的話也比較自在一點。(笑)」


T Bar資訊哪裡來?第一去T Bar的情況?

維維:「請問兩位一開始怎麼知道T Bar?會什麼會去?為什麼後來常常去呢?」

Net:「我剛開始接觸T Bar,是因為上網,網路上有一個BBS是同志聚集的地方。其實我那時候還搞不清楚自己是圈內還圈外。我交過女朋友,可是我一直沒把自己規劃入那個範圍內。」

維維:「規劃?」

Net:「所謂規劃就是,呃,你要講認同也好,反正我沒多想這個問題。我很單純的跟一個女生在一起、發現有很多女生的地方,就進來看一看。在網路上面,大家會常常約出去打球。我們以前是球聚,我有一次去了之後,她們說:『Net,我們等一下會去一個酒吧坐坐。』我問:『什麼酒吧?』她說:『T Bar。』雖然不是我第一次聽到,但起碼是第一次去見識,所以就這樣被朋友抓著去了。」

維維:「那時候你第一次是去哪一家?」

Net:「Surprise。它那時候在遼寧街附近、復興北路那裡。」

維維:「它最後一個晚上我有去。」

Net:「啊!最後一個晚上你有去嗎?我也在現場。可是我們那時候不認識,不然很早就見過了嘛。」

維維:「二樓嘛,對吧?」

Net:「對呀,它在二樓。早期那個在我印象中,是滿紅的一家。它是小酒館的形式。當初有些老闆我們現在還是認識,雖然不常見面。」

維維:「你第一次去Surprise感覺如何?」

Net:「喔,感覺還不錯。因為我跟一群lesbian朋友來,一進去就又看到一大群lesbian。」

維維:「而且那個年代,不容易看到一大群。」

Net:「對,不容易看到那麼多人,而且大家都年輕有為。」

維維:「年輕有為」?(笑)

Net:「對,那時候大家可能都還沒有大學畢業。年紀很輕,長了點見識,你就會很開心。而且第一次去我就認親了!我碰到我的高中同學。」

維維:「噯?」

Net:「所以我一進去,就蹲在地上。因為嚇一跳!以前因為我對這部分比較沒有認識,所以也沒有認親。他看到我,也沒有想到我是。後來我就拿著酒去認親了。那種感覺其實很好玩,起碼就我的經驗,第一次很好玩、很輕鬆。可能因為跟很多人一起去,而且已經想去很久了。而且,我抱持比較樂觀的態度。我覺得,既然沒去過,那就給它一次機會,去看看。我很高興能跟著朋友去、看到一群女同志,而且還碰以前的同學。這整間店都是女生,跟去外面,會擔心你是不是會被人家吃豆腐,人家看你頭髮剪的很短,在想你倒底是男的女的,用異樣眼光看你的情況,都不會有。所以你會很自在,這群人都跟你看起來一樣,男不男、女不女,超爽。哈哈哈哈,而且對我來說,我不是男不男、女不女,我就是這個樣子,為什麼要用有色眼光來看待?所以我第一次去的感覺很不錯。」

維:「那R呢?」

R:「說實在,我想不起來第一家店的資訊從哪裡來。我記得第一次去的那家店叫做Heaven 3。我是聽說它是從最早的Heaven、到Heaven 2再變成Heaven 3。」

維:「對對,AD去過Heaven 2。」

R:「對,就一直開開倒倒。我實在想不起來為什麼知道,但我記得第一次去的時候,還拉了我的同學去。那個同學不是圈內人,也不知道我的身份,因為那時候是大一,大家對於「同志」這個東西都不是很了解。我那時候就只覺得『那家Bar好像還滿好玩的』,就去了。」

維:「可是你知道那是T Bar嗎?」

R:「我知道,但沒跟她講。去了之後就看到裡面的公關,是個T,裡面也有一些跟我們長得很像的人,頭髮剪短短的。那時候還有所謂「恰恰文化」,整間店都放恰恰音樂,大家就一直恰恰個沒完。」

Net:「我愛恰恰。」

R:「哈哈哈,這就是我的初體驗。不過,我想到另外一個朋友跟我講過,她的初體驗,更有趣。她年紀比我們稍長,大概比我們大一輪左右。她第一次去的時候根本連T跟婆是什麼都不曉得,她完全沒聽過。朋友帶她去,進去之後,因為頭髮沒有剪得很短,一進去公關就在門口把她攔下來,問:『妳是T還是婆?』她嚇一跳,這是她第一次聽到T和婆。她就畢恭必畢敬的問:『什麼是T?什麼是婆?我什麼都不是啊。』公關說:『怎麼可能,怎麼可以什麼都不是!妳倒底是什麼,妳要選一個!』」

維:「哈哈哈,好可憐喔!」

R:「她很害怕,心裡想,不行不行,我要選T還是選婆?就問:『T婆怎麼分?』公關就說:『T就是比較man的、比較有氣概的那一個呀。婆就是乖乖的、很柔順的那種。』她就想:嗯,聽起來T比較酷。她就說:『我要當T!』她就進去了。(笑)我聽到覺得滿有趣的。現在應該不會這樣子了。現在只要是女生就可以進去了。」


什麼時候會去T Bar?

Net:「我很多朋友都是在T Bar認識的。我偶爾會帶其他朋友去見識一下,因為那裡是很safe的地方,帶女性朋友去,感覺很放心,不用擔心各種情況。我覺得這是把同志文化推出去很好的方式,而且這樣外面的人就不會誤解,覺得T Bar的人是不是都把門關起來,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情。」

維:「其實也不過是喝喝酒、聊聊天嘛。」

Net:「對,其實就是差不多,反正就是喝酒聊天、交交朋友。」

維:「而且真的很安全,不會有男人來干擾、勾搭。因為一般的T Bar,男生都不能進去的!」

Net:「呃,就算有也是我們的好姐妹,Gay同學。」

Net:「對,這樣感覺當然更好。大家都是姐妹,看起來都很Happy,長得又很帥又乾淨。對不對?(笑)」

維:「對對對。」

Net:「有些後來認識的朋友,說沒去過,想去看看裡面;或是心情不好,說:『Net你帶我去。』我就會把他們帶去看一看。」

維:「失戀去T Bar會有治療作用嗎?」

Net:「通常,我覺得那還是歸屬感的問題。我在外面念書或上班,跟一個女孩子分手,沒辦法跟朋友、同事們講。可是當我來到T Bar這個地方的時候,就算她不是我朋友,可是我知道她同樣是圈內人,還是可以跟她聊起來。」

維:「喝醉了就都一樣,誰都可以聊起來。『聽我講,我失戀了~~』。」

Net:「是沒那麼誇張啦!(笑)那樣會丟臉吧!但我覺得這是kimochi(情緒)的問題。在那個地方你會覺得很安全,要哭也沒有人笑你,因為大家都經歷過、大家都可以體會你不舒服的感覺。我覺得,失戀可以去那裡的第二個原因,是因為平常沒膽子做。通常是失戀的時候不顧一切,就跑去了。我很多朋友都是在失戀的時候就……」

維:「喊著『帶我去』?」

Net:「大家一定碰過很多朋友,平常的時候不喜歡混「夜店」,可是在那個時候就跟你說:『我要去。』『去幹嘛?』『我要去喝酒。』」

維:「借酒澆愁。」

Net:「對,可能借酒澆愁,甚至還可能是因為「原來的女朋友不讓我去,我終於有機會可以去了」。」

維:「R呢?你的朋友為什麼來T Bar?」

R:「嗯,應該講,我很多朋友都是在Bar裡面認識的,我也沒有問她們:『你為什麼來?』大家來,然後就認識了。比如說交到一群朋友,大家志同道合,喜歡跳舞、或喜歡在一起聊天打屁、有共通話題的時候,就會覺得『嗯,時間到了,今天晚上大家要不要去?』然後就去了T Bar。去到那裡,就點了酒,大家聊聊。比如問有伴的:『你最近好不好啊?』」

Net:「聊八卦。」

R:「對呀。女人嘛,就喜歡gossip這些事情。大家會很放鬆。因為在那裡可以講這些事情,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。在外面講的話,很難講:「我女朋友……」,你可能還得要換成「我男朋友……」,講起來就很彆扭。」

Net:「或是講『我的伴』。」

R:「對呀,不過你講『我的伴』也很奇怪。」

維:「對啊,其實一般人也不是這樣講。」

R:「對,一般人一定不是這樣講。」

維:「對呀,所以其實這樣講也是一種come out。」

R:「對呀,所以變成你在那地方(T Bar)講『我的伴』,大家會覺得很safe。大家跳舞也可以很放心。」

維:「所以你們自己後來一直去,也是因為歸屬感和可以交到很多朋友的原因?」

R:「對,有共通點的朋友,大家一起在那裡玩耍。」



T Bar比一般夜店安全

維:「除了T Bar,你們會去一般的夜店嗎?」

R:「也會,不過那種感覺就跟去T Bar不太一樣,因為你不會那麼放心、會有點戒心。比如說跟一群圈內好友去一般的夜店,尤其T總會擔心自己的婆被男人看上。」

維:「(笑)會有人過來搭訕?」

R:「會遇到這種很尷尬的問題。你在外面玩,自己會比較警覺一點,不管是T是婆,只要是女生,到外面玩,自己就會比較有警覺,像怕喝太多失態、或有人來鬧,你就會沒辦法這麼盡性。可是在T Bar你可以很放鬆。」

維:「可是在T Bar不會有人喝醉嗎?不會有失態的時候?」

R:「也會有。但因為無論T或是婆都是女生,我覺得女生和女生之間比較soft的地方,就是失戀了、很難過,旁邊的人會照顧你。而且是pure friend的照顧,而不是像你在外面喝醉了,男人跑來照顧你,可是那個男人可能心懷不軌。」

維:「拿開你的鹹豬手~!」

R:「哈哈哈,所以你在T Bar就算喝做也會比較放心,因為你的朋友都在。」


T Bar小故事1:醉到火山爆發

維:「Net是不是想補充喝醉的小故事?」

R:「她常常喝醉。」

Net:「哈哈哈,沒有啦!怎麼這樣講呢!」

R:「她『的朋友』常喝醉。」

Net:「對嘛!我喝醉,你也會陪我嘛!」

R:「是啊!」

Net:「我醉她一定倒好不好!」

R:「喔~ok、ok」

Net:「我們有個T朋友,她跟兩個朋友來T Bar,因為她說失戀了。你看,again,又是失戀,好像跟酒分不開,結果她就叫了一瓶,後來又叫了一手。因為我那時候在吧台裡稍微有幫忙,就想:這小子平常根本不會喝。好吧,給她一手corona。後來,我們就繼續聊天。再一回頭,她已經趴在吧檯上了。反正大家知道,喝醉要不然就是睡、要不然就是吐、要不然就巴著人家講話,不然就盧或一起發作,反正就是這幾種。結果這小姐睡了。我們想,睡了也好,別吵她。結果,等我上完廁所回來,看到一陣混亂。原來剛才那位趴下去睡的小T,開始ㄅㄅㄅ「火山爆發」……」

維:「「火山爆發」是什麼意思?」

Net:「就是吐了。因為她睡在那裡,不是像我們一般巴著馬桶吐──她就用像我們中午睡覺的姿勢開始「爆發」,接著順流而下,把坐在吧檯的人都嚇壞了,趕緊把她抬到旁邊的座位上去。放在座位之後,她們想,這樣應該好一點了。結果她坐不穩,坐一坐就滑到地上去了。還來不及去扶,她又去開始ㄅㄅㄅㄅㄅㄅ爆發──這次真的像火山,因為躺著,嘴巴朝上。就像岩漿四溢一樣流出來……」

維:「天啊!」

Net:「我們就嚇到了,很怕她被噎死。因為實在沒辦法了,她連續吐了兩個地方。老闆就說一句:「幫我把她抬出去。」」

維:「把她丟到路上嗎?」

Net:「沒有,把她放到店外面。結果她又繼續噴發了…」

維:「怎麼不給她一個垃圾袋讓她吐?」

Net:「有給啊,不過來不及。她應該完全沒有意識吧。」

維:「真的好醉……」

Net:「對呀,她應該真的很醉。」

R:「可見她心情很差。」

維:「應該是她平常都沒在喝吧。」

Net:「不過據我所知,她也不是失戀。她只是暗戀那個人沒追到。」

維:「喔!那對她一定是大事。」

Net:「可能對她已經是大事吧。只是因為她也沒來T Bar幾次,才來第三次就喝掛了。後來她再來,我就跟她說:「你只有一瓶啤酒。你沒有一手啤酒的酒量。」我都不准她再點,後面都只可以點可樂了──我就不相信可樂可以火山爆發!(笑)」


T Bar小故事2:是男人就喝啊!

維:「其實在T Bar裡,好像有一段時間,常常會被灌酒?」

Net:「你所謂被灌酒,是說?」

維:「來來來,是T就喝啊!」

Net:「喔~!講到這個!這個很好笑。」

R:「(笑)太多故事可以講。」

Net:「對,真的很多故事可以講。我有個朋友在台中,早期念大學的時候去有公關的T Bar玩。那裡是T在當公關,她們真的看不出來是女孩子。我朋友那時候比較「T」,那些公關來勸酒時,拿著酒杯、嚼著檳榔,對著我朋友說:『來啊,是男人就喝啊!』我朋友嚇一跳,心想:嗄?可是我是女人。就說:『我……我我不是男人。』公關就說:「妳明明就是男人!你不是T嗎?」『我……我我是T,可是我不是男人啊。』「T就是男人!是男人就喝!」

維:「哇。結果她有喝嗎?」

Net:「沒有,因為她覺得她是T,不是男人。」

維:「堅持不喝。」

Net:「對,不肯喝。」

維:「雖然很想喝,可是為了那句話,所以堅持不肯喝!(笑)」

Net:「對,可能也有點嚇到。反過來的例子是另一個朋友,在早期在林森北路很有名的一家,去過的朋友就知道,它們有玩配對遊戲。」


T Bar小故事3:音樂酒館的配對遊戲

維:「喔!音樂酒館,電視有報導、偷拍過。」

Net:「其實我們在裡面也有被拍到,後來就沒有再去。其實是個不錯的地方。去過的人就知道那裡有婆公關。她們會請人上台去玩配對遊戲。」

維:「怎麼玩?」

Net:「她們會請好幾桌,像早期lounge bar。」

維:「是不是一進去就要分?」

Net:「對,會寫名字,放兩個玻璃缸給你丟。她會找每一桌的婆,請你丟進去。」

維:「那T都沒丟嗎?」

Net:「呃……T丟了好像也沒幹嘛。因為,我比較T,我比較會注意婆的事情。(笑)接下來,她抽一個女生上台,待價而沽。「哪一桌的T對她有意思?」」

維:「然後呢?要幹嘛?」

R:「像以前「來電五十」。」

Net:「對,然後會有好幾個競爭者,看那個婆要選誰、要跟誰走。本來剛開始競爭是很單純的,我看誰順眼就跟誰走。後來就變成「一瓶啤酒」、「兩瓶啤酒」、「兩手啤酒」開始叫價。」

維:「請她喝嗎?」

Net:「請她或請她那桌朋友喝。大家就會看要幾手啤酒,才能把這個女生「賣」掉。」

維:「天哪!變成賣朋友遊戲。」

Net:「呃,也是夠熟,大家才會這樣玩啦。(笑)」

維:「喔,那「跟她走」是什麼意思?」

Net:「比如說她叫「兩手啤酒」,比較多,我就跟她走了。我可能就去她那桌坐一坐、聊聊天。」

維:「就是稍微坐檯一下。那很划算嘛!!」

Net:「呃,有的人可能會要求T去親一下那個婆,或是要求婆獻吻。我們曾經有朋友上去過。碰到這個情況,如果你看到那個婆朋友不願意被親,或是坐一坐想走了、又走不掉,原來那桌的朋友可能會去「救」。所謂「救」也只是一起過去聊聊天,不著痕跡的把人帶回來。」

R:「這就是姊妹淘的好處。」

Net:「對,就是這個樣子。在那間店裡,我有一個朋友,她其實是個T,但是大學的時候留長頭髮,長到快到腰了。」

維:「就被人以為是婆了。」

Net:「對!一開始我們剛坐下來,婆要把名字寫好投進去。那時候公關過來,也是個婆,就要她把名字投在婆的缸子裡。我們大家愣了一下,我朋友就說:「我不是婆。」公關就說:「唉呀,那我也是T呀。」我只好拉著公關說:「她真的是T,只是她是長頭髮。你哪一眼看她像婆……」因為她真的不像。(笑)大家在T Bar裡面,可能認為長頭髮的女生就是婆。」

維:「其實不是。」

Net:「對,其實不是。因為可能只是個人style的問題,也可能只是家裡、社會或學校的問題,她沒辦法曝光;或者她就是愛留長頭髮。反正那次滿尷尬的,後來公關不太高興。我也有跟她解釋,不是在跟她開玩笑。如果是婆,我們到店裡來,當然就跟她玩店裡的遊戲。可是真的不是!我朋友也變臉了,因為被誤認,她不是很高興。我是覺得滿好玩的,很兩極化的反應。」

維:「還滿有趣的。」


T Bar小故事4:男人講話女人不要吵!

R:「我想到一個例子。剛才講到的,選T選婆那個朋友的例子。」

維:「她覺得她有沒有選錯?」

R:「她沒有選錯啦。她的確比較T,但是T的意識沒那麼強。反正就是女生啊,如果硬要貼標籤的話,她就是T那邊的。後來她漸漸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常常進T Bar玩。她是很喜歡講話的那種,又常常喜歡跟一群婆聊天。去T Bar玩,常常T一桌、婆一桌。她自己就常常坐在婆的那桌,和婆嘰嘰呱呱在聊天。」

維:「嗄,那其他人不會覺得很奇怪。」

R:「不會啊,反正都是朋友。講著講著,T那裡也在聊自己的事情,婆這裡就比較容易high,越聊越大聲、越聊越大聲。後來,T那裡就有一個人講:「吵什麼吵!男人講話女人不要吵!」(笑)」

R:「她嚇一跳,左顧右看,想說,男人?哪裡有男人?」

維:「(笑)哇!好恐怖喔,那個年代都分得那麼清楚喔?」

R:「我覺得其實分得滿清楚的。只是漸漸的,現在大家都不會這麼壁壘分明了。」

Net:「我們早期真的看過穿吊帶、打領帶,早期所謂uncle級的,甚至看過叼根煙的。早期可能覺得T就是要很man。」

R:「穿西裝、打領帶。」

Net:嗯,穿西裝、打領帶。看到吊帶你就會覺得快瘋掉,不懂為什麼弄吊帶。可是早期,台北最早的太子卡拉ok,最早我們真的看過。

維:在忠孝東路那邊。

Net:嗯。我們那時候還是小朋友,去那裡就覺得怪怪的。

維:對,她們都很man。

Net對,因為我們都沒有穿成那樣子,所以就覺得怪怪的。反而覺得我們自己格格不入,闖入人家的地方。不太習慣。(笑)

維:不太像「自己人」。

Net:也不是。就覺得……

R:是長輩。要敬禮的。

維:喔喔!ok,我了解,了解。

R:我們現在也是長輩。(笑)

維:糟糕了!

R:我們是中生代、中堅份子。

Net:我們已經要用「歐蕾(OL)」了耶!(笑)

維:現在沒有了啦。不過我現在去T Bar,那些T還是穿得比較man一點。

R:稍微man一點,但是去T Bar都會比較有型。

維:都會稍微打扮一下。

R:對。其實我覺得跟整個大環境有關係。現在整個社會都比較中性,你看日本偶像型的男生,都是美男子。像傑尼斯,每一個男生都漂亮得跟女生一樣。很多女生,你看大陸選個超女出來,根本就是──

維:T嘛。(笑)

R:其實現在是一個比較中性的社會,大家不會把自己刻意搞得太像男人,而是穿得比較像男孩子,但是有自己的味道。



台灣的T Bar介紹

維:請簡單介紹台灣北中南,幾個主要的T Bar,和它們的特色。

R:每一家T Bar特色都不一樣,要去玩的朋友可以上網找一下,因為現在網路很方便。你只要去yahoo奇摩知識+打「台中哪裡有T Bar?」、「台南哪裡有T Bar?」就會有一大堆回應。

R:像在台南的時候,我去了一家叫Sadue。那家很特別,因為老闆是台北人,她到台南買了透天厝,一、二樓就改成T Bar,裝飾得滿有質感。那不是跳舞Bar,比較像lounge bar,色調比較暗,裝飾走奢華風。不過消費還是跟一般Bar差不多,品味還滿合我的胃口,所以在台南可以去找那家。

R:高雄的話,我去過一家叫「混亂」。不是裡面很亂,只有店名叫「混亂」。(笑)那家也是喝酒、talking bar,週末會有special,老闆會請女孩子來跳豔舞。另外一家是「斑馬」,也是talking bar。我覺得現在舞吧好像比較少,卡通ok吧也漸漸少了,因為錢櫃實在太方便了。所以大家現在反而比較喜歡能跟朋友坐下來,聊聊天,喝喝酒,有時候看店家的設施,可能還可以看看電影。

維:那北部呢?

Net:台北的部分,我之前比較常去的是在公館的「搖滾看守所」。它今年已經九週年了,我在那裡可以說已經混了非常多年。大概前一、兩週才辦過九週年,據我個人所知,先告訴大家,明年會擴大舉辦。搖滾這個地方比較屬於小酒館、美式風格,要跳舞也可以,很隨性,位置不大。適合三五成群的朋友去。

維:十個人就快塞不下?

Net:呃,其實還是塞得下。我們喜歡在那邊就是喜歡它有家的感覺,老闆也很用心的在經營。

維:Sharon。

Net:呃,嗯,Sharon姐姐。(笑)

Net:這是一定要的。你看它開九年了,目前在台北應該算是開很久了的一家店。

維:其實它開不只九年,之前還有Local Motion

Net:Local Motion比較算複合式吧?它也算T Bar嗎?

維:也算。

Net:也算是吧?我為什麼沒去過……

維:它那時候還辦演講。

Net:對對……

維:還有一個柏德啊。在搖滾的樓上。

Net:對,柏德小路在樓上,它其實是個咖啡館。我在搖滾其實認識很多人,很多好朋友都是在那裡認識的。

維:台北還有哪裡?

Net:比較常去的就是和平東路的Lez Night。它比較複合式,有舞池可以跳,也有好喝的酒給你喝,三五成群的朋友也可以去坐,稍微有lounge的感覺。Esha的部分很純粹是跳舞用。你去那裡跳舞……

R:或是去看人家跳舞。

Net:對,像我們上次去的時候,一堆T在那裡看人家跳舞。另一家,是我之前說的Rush,在林森北路那裡。那間的老闆,據我所知比Sharon還要早在做。Rush有卡拉ok,音響不錯,喝酒感覺很easy。因為它在二樓,Esha和Leznight都在地下室,感覺不太一樣。因為地下室挑高,可能沒辦法這麼高。Rush感覺就比較高。原則上我最近常去就就是這幾家。


給第一次去T Bar的人的建議

R:如果你有點恐懼的話,你可以找朋友壯膽,陪你一起去。有些人是要見網友,T Bar燈光美氣氛佳,也可以約在那裡。

Net:或是,如果你實在沒辦法找人陪你一起去,其實真的不用害怕,你可以找bar tender聊天,或找服務生聊,我想她們都很樂意。T Bar不是山寨,只是我們一般人會去的休閒場所。

維:謝謝兩位今天為我們介紹這麼多T Bar文化。各位聽眾如果你真的不敢去T Bar,但很想認識一大堆女同志的話,其實你也可以考慮參加她們Les Party拉子派對的活動。

R:嗯,而且我們Les Party在八月下旬的時候會舉辦年度的大型活動。如果你想要知道活動詳情的話,可以參加我們的奇摩家族──「拉子派對」,密切注意上面的消息。你來,我們保障你可以交到好朋友。

Net:歡迎大家來。

維:好,謝謝Net和R,謝謝各位聽眾。Byebye!

Net & R:謝謝,Bye!

參考資料
Les Party拉子派對
2 Girl女子拉拉學園搜集的「拉拉聚集場所」
t bar不負責講評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維維 的頭像
維維

維維的小窩

維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CHIVAS
  • 雖然當女同志也有好幾個年頭了
    該come out也come out了
    但是t吧還真的是最近才有機會去那麼一次~
    雖然沒有見識到 節目裡面那麼多類型的T吧
    也沒看到一直想看,迷人的uncle T......
    但T吧說真的是一個讓人可以放輕鬆的地方。
  • bedayinyin
  • 嗨~路過此地,妳好!
    謝謝妳花上不少時間將節目內容打出來分享給大家!

    小的發現在台灣的T Bar介紹內容裡有個小錯誤~
    「R:像在台南的時候,我去了一家叫Sadue。那家很特別,......」
    這家lounge bar的名字其實是Subdue,小的前陣子有去過~

    再次謝謝你的用心!
  • natsuki
  • 常循著網路上的介紹嘗試著想找到一家讓人可以徹底放鬆的T-bar,
    但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.......
    這只是我個人(和另一半)的感覺嗎?

    從學生時代起,我去過的PUB和舞廳不知凡幾,
    近年來因為另一半想多交些圈內的朋友而開始出入T-bar,
    以為在這種地方我們真的可以言行比較自在些,
    但很失望地,原來T-bar的型態和外面的酒店沒啥兩樣?!
    低消只是門檻(而那門檻其實已經和駐團表演的PUB齊貴),
    一個晚上還得應付接近10人左右的公關,
    用“應付”來形容,是因為不是每位公關口才都那麼好,
    有時候還得客人傷腦筋想話題,免得尷尬!
    這樣就算了,你點的十瓶酒當中可能七瓶是他們喝掉的!!
    惡劣的,還會倒了你的酒去敬別桌,
    回過頭再對你施壓,希望你可以秉持"愛心"為他開瓶洋酒,幫他衝業績!!

    每次去完T-bar的隔天,我比跳了一整晚的舞還累!
    重點是,我去一般的PUB聽歌還沒人會嫌我的低消不夠看,
    更沒有人會一直來灌我的酒,讓我像隻九官鳥一樣重覆自我介紹.

    去T-bar真的會比較自在嗎?
    那些老闆對於社會經驗不多的公關們,是在幫他們還是在害他們?
    而那些公關對於圈內客人,又是在交朋友還是在消費他們?
    以為女同會比同年齡的女生來得成熟而有自知,
    看來這樣的印象泰半是錯誤的!
  • 都沒有提到y2k耶
  • lesway
  • Y2K還在嗎?
  • lai
  • 你好 :-)

    想請問以上提及的幾間bar, 那間年齡層較高呢?
    我已經30了...
    在網路上看過esha的照片, 裡面的人看起來好年輕阿...

    感謝你抽空回覆!
  • ree
  • 基本上我覺得30是個尷尬的數字,也不是那麼老,也不
    再那麼年輕。不過有時候年齡不代表一切,試著多去走
    一走,看看自己到底適合什麼
  • 好傷心的人
  • 想去交朋友 可是不知道門路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