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到初戀女友外宿地點的門口,既期待又怕受傷害,從未熄滅的愛火被丟入一根又一根的木柴,但是是淋濕了的木材。濕柴能否被點燃還不得而知,但我即將面對的98%不會是當初那個她了。(復合的幻想搶走了2%)

她開了門,同樣的燦爛微笑、調皮性格,有那麼一瞬間,我還以為回到了過去。這個美夢好短,因為她問起我最近在忙什麼。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,我支支吾吾的先扯了別的,態度有點拘緊,神色不太自然。她好近,但是又好遠,抓不到音準的我不知道該升KEY還是降KEY。

終於,我豁了出去,告解似地說了小蘭的事。反正也不會更差吧,我們早就不是「我們」了。

原以為她會有點不高興,沒想到因懺悔而低垂的眼角竟捕捉到她的愉悅,這開心好讓人不安。

她興致勃勃地問了所有的細節,即使我不斷避重就輕,每多知道一點,她似乎更歡喜,而且是發自內心的那種。我,在她心中已經沒地位到如此地步了嗎?路邊的野狗也許都比我更能吸引她的注意力吧!

我邊回答邊在心理自怨自唉,萎靡的腦神經因為她一句話而驟醒。

「我也有喜歡的人。」

由於我身邊有人了,她終於首次說出前陣子冷落我的原因......一個和男校合辦的畢業旅行,一個條件不錯的男生,旅行還沒結束就在一起。她講得太放心了,偶爾竟然還面露甜蜜。

我的腦袋如五雷轟頂,有些話聽得到,有些話模模糊糊,還有些聽了就下意識的遺忘。

是嗎?原來是這樣,恭喜妳啊!誰先背叛已經不重要了,沒講清楚的分手也不算什麼了,帶著罪惡感而來的我根本是個傻子。

還是朋友?好啊!祝我幸福?謝謝。先回去了,再見。

徹徹底底死心了,真真切切失戀了,哀哀戚戚還愛著,忘天忘地失魂了。

小蘭的溫柔再也安慰不了我,而那十倍速的刺痛竟只是把我對初戀女友的眷戀拉得更高。我知道她再也不屬於我,但是沒用的我卻想更親近她。我走不了。

披著另結新歡的外皮,彷彿安全的我一次又一次的與初戀女友聯絡、見面;傷口稍稍復原,就又往火堆飛去,直到那一天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維維的小窩

維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O
  • COMMENT:
    傻子, 但有心,
    有心,因此至少你對她,對妳自己都可以交代!
  • Kyd
  • COMMENT:
    我想我們兩個的年紀應該相仿,你提到的潘越雲的歌也是我剛開始有女朋友的時候,寫的真好,那時的T好像故事都差不多.
    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