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也識愁滋味,為吐愁霧賦新詞

國中開始,我身邊總是帶著一個小筆記本,記下每一個愁雲慘霧的滋味,寫著自己也不懂的華麗詩詞。老實說,我功課不錯,幽默健康、朋友也多,應該沒什麼好煩惱的,但是隱隱約約就是有一種悲在心頭盤旋。

是目光吧!當班上的女同學開始對別班的男生花痴時,我的目光總是追隨著亮眼的女生。一道無形的牆漸漸將我與世界隔絕,而且是將自己圍在一個好小好小的空間。沒有人知道,除了我。而我真的知道嗎?我連給自己找個名詞都做不到。

那種摸不清、說不明的與眾不同,一點都沒有給我明星般的感覺,背後就算有光芒射出,也不過是不同層次的灰色。筆記本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我常常呆望著天空,思考著人生的意義。朋友總是不懂我在深思什麼,而我也無法解釋。

再冷的冬天,也還是會有幾束陽光的。國二時,學校進行能力分班,我的數學還不錯,得到高級班去上,不在原班級。剛跟幾個新同學混熟,她們就與我分享秘密:「妳有沒有發現,那個坐在你後面的後面的XXX,上課的時候都不看老師,一直在看妳。」那一刻,灰色變成的淡橘色,有一種爽偷偷的滋長。

好幾次,我不動聲色的假裝和隔壁的同學講話,眼角的餘光每次都準確地捕捉到她掩不住的愛慕。也有幾次,我認真的在她沒注意到的時候,從走廊、從教室後面仔細的打量她。然後,爽度就再也沒有增強了,因為,她不是我的菜。

她始終沒來親近我,而我也假裝沒這件事,一邊享受著身後目光帶來的緊張,一邊對黑暗角落的自己微笑。「這是妳要的對吧?女生的溫柔,少在那裡假仙,明明就很驕傲。」

第一次被女生暗戀,像是第一次的正面肯定,鼓舞著我繼續尋覓迷人的女孩。
創作者介紹

維維的小窩

維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