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回到1997年2月14日,我自以為浪漫的在情人節成立了「維維的小窩」網站。不是部落格、不是噗浪,更不是facebook,每一個網頁都要自己寫html程式碼。那時候,我寫得很爽,寫得很真,因為我還不知道網路是怎麼回事。

所有的心情,say it out directly。快樂到恨不得全世界都聽到的心情,say it out directly。低潮到會讓看的人也陷入低潮的心情,say it out directly。批評人事物更是不知道什麼叫做收斂。反正沒有人認識我。

結果,維維這個我創造出來的名字,成為了我。開始有人認識維維,看到維維,知道維維住什麼地方,在哪裡工作,電話是幾號。漸漸地,我不再想有話直說,學會在文章中過濾掉「不安全」的部份。老實說,這很討厭,當我們不能匿名的在網路上暢所欲言,那還匿名個鬼。

最失落的,是以為找到了一個可以完全做自己的地方,卻發現所謂做自己只是另一種任性,每一個人終究要為自己做過的事、說過的話負責。沒有無罪天堂這種事。
 

然而,今天我想說幾句真話,最近的雞毛蒜皮小事,希望能貼近當初寫維維日記的真誠。
  • 《賈伯斯傳》:700多頁+好多個熬夜的夜,像坐了一次雲霄飛車,最後失去了一位朋友。他沒有高尚的人格,可是他為我們展示了什麼是現代版的達文西。
  • 蔡英文:我比較傾向相信她是女同志,不過我不認為她如果當上總統,會為同志爭取什麼權益。
  • 周美青:很棒的第一夫人。老公是政治人物關她屁事,她仍然是自己的,不是國民黨的,別以為她就一定得出來輔選。
  • 金馬影展: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大學的時候,有好幾年,都是售票前24小時就去漏夜排隊買票,排隊讓電影變得更加好看。不過,我今年一直想起,有一年,年代售票系統的小姐一直弄不好選位,導致給了我一堆第一排的票,而我竟然無情的將比較差的位置優先給一位曾經的外遇對象。我記得她拿到票的時候,那個不解又不爽的眼神,我想說,對不起。
  • 西門町:我年少時混的地方,至今仍然覺得有一點可怕,尤其是那些神秘的黑暗的小巷弄裡,似乎有很多不法的事情、很多怪異的人。
  • 弟弟:雖然一個月見面的時間少的可憐,但是看著他興高采烈的跟我介紹某出電視劇的情節,還是覺得彼此很親。
  • 媽媽:看了她的示範,我終於知道了九層塔蛋要怎麼煮,她一天天的變老,總有一天我會無法再吃到她煮的好菜,想到就難過。最近回家看她,都有點想抱她一下,可是我不敢,那不是我們家的習慣。
  • 生活:我一直無法讓自己在12點前上床,長期太晚睡讓我的身體好累,煩死了。我怎麼他媽的就不能早點睡?

維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