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我大學同學的結婚日,早上看著手中的紅色炸彈,不禁靜默了幾秒,那對即將成為異性戀夫妻的新人,想必不會瞭解我複雜的感受,一如我過去祝福過的那些「男女」。

剛出社會那一兩年,我還蠻常參加喜宴的,但漸漸熟悉制式的流程後,我開始在那些場合缺席。婚禮酒席通常是這樣玩的,大家在活動前先接到一通邀約的電話,平時無論有沒有聯絡,電話裡一定親切而熱情。妳們先簡單敘個舊,彼此告知現在的公司、頭銜、工作內容,相互打氣了一下後,對方開始進行邀約,確定你會出席後,紅帖子就來了。

有一次我的同學甲接到同學乙突然來電,劈頭第一句話就是:「要結婚了是不是?把時間地點告訴我,我到時候會送禮金過去。」同學乙準備好的那套話術,突然使不上力,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只好楞楞的照做,創下時間最短的電話邀約紀錄。

參加這樣的場合,大家都有心理準備會見到很久沒見的老朋友、老同學,也都知道這會成為未來茶餘飯後的話題,所以不但名片會多帶幾張,該穿戴什麼面具與服裝事先有個譜,紅包的大小更是詳細的盤算過。一般的行情是學生包1200元,普通交情包1600元,友誼還不錯的包2000元,再上去就自由心證了,而兩千元以上可考慮多帶一個人去。

婚宴的接待處旁通常擺著新郎與新娘的沙龍照,只能算中等美女或帥哥的朋友,在超大的相框裡,或是精美厚重的大型相簿裡,總會呈現出我此生從未見過的神情與裝扮。每個婚禮的照片都有那麼點熟悉的氣質,好像被什麼審美觀附身一樣,我的腦子得經過小小的努力,才能說服自己照片裡那個人類是我的朋友,這點遊戲常常讓我稱奇。

維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